万测试验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万测试验设备
热门搜索:

车窗外

发布时间:2020-01-14 13:37:34阅读:来源:万测试验设备

每次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总会有安土重迁的感觉,越是离开,眷恋的感觉就越强烈了。

车子缓缓的在柏油马路上行驶, 白云漂浮,紧贴天壁。我透过彩虹的瞳孔,目睹着窗外那一闪即过的景色。

在这座x城中,承载着太多人的梦想了。每天都有无数的人带着满腔热血涌入整座城市,但同时,也有人带着失望与不甘默默的离开。这是一座彻骨冰冷的城市,也是一个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冷酷战场。我们的青春在此燃烧,亦在此消耗。 于是,失败的人被现实搁浅。而为数不多的人成为了命运手掌中的漏网之鱼。

我带上了耳机,那是一首很好听的歌曲,叫《旅行的意义》。夏日的热光很刺眼,但因车内的空调开的很足,恍惚间我都觉得像是春天一般温煦。突然车子停了下来,玻璃外,一个妇女抱着她的女儿正在与丈夫道别,柔情似水,依依不舍。

女孩眼看自已的爸爸离去竟将脸埋进妈妈的怀里,(也许她只是不肯接受自已的爸爸离去的现实)而待到男人离开,女孩便号啕大哭起来。有人说,人的一生有很多次离别,每次的离别都会伴随着阵痛,而那种阵痛便是成长。但,如果成长也是一种软肋,那么我想那也是每个人都无法避免的吧。就像是我们远离了学生时代,然后只能淡淡的说它只是用来缅怀的一样。

我是一个容易触景生情的人,每次乘车都会习惯性的把头靠近窗户。睹物思人?伤春悲秋?只看当时的心情。

车子又开始行驶了。从时间来算,大概还有6,7个小时才能到目的地。想想就觉得累。突然觉得生命中的大多数时间都浪费在行走中,像是被等待这种怪物凭空吃掉了大半的时光一般。当然,你不可以反抗,只能挣扎。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要开学了。当我看着那一个个穿着青绿色校服骑着单车的年轻生命出现在我的眼前时,不自觉的感慨万千。遥想当年,我每天为了赶上英语带读,而骑着单车在泥泞的小路上风驰电掣的情景,现在还历历在目。只是,那毕竟是5年前的事了。5年?当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真觉得有一种世事沧桑的感触。

不知是什么时候,我竟然睡着了。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看到窗外不停闪过的霓虹灯后,才发觉,原来车子正行驶在隧道里。于是,我在黑暗中拔出了耳机,只是音乐没关,让我一阵惊慌。车里偶尔传来年迈的咳嗽声,于是我回头望了望,将手机的酷狗退出。

如果不是开始堵车,我想我并不会留意那个站在分叉路口的老人。他的身体佝偻,满脸皱纹,暗淡的双眸,很容易让人产生怜悯。我留意了他几分钟,但却不敢跟他对视。只见他高举着一块破木板,上面写着带路两个字。我猜想他一定是迷路了,可他为什么会迷路,却不得而知。

也许是一个凄凉的故事,也许是个励志的故事。在这个城市的尽头有太多类似这样的人了,他们出生贫寒,一生辛苦,为了生存折腾了半辈子,却依旧难逃贫苦。而有人则从一出生就开始咬着金汤匙,成为了云端上的命运宠儿。贫与富的两级分化似乎硬生生的把人分成了两类。

郁闷,刚刚还是阳光明媚的,天突然一黑,竟然下起了滂沱大雨。雨珠在玻璃上滑落。我看着窗外白茫茫一片,脑袋里突然了浮现了许多关于雨天的场景。

要开会了!要开会了!你骑快一点啊,等下老师点名,我可不会放过你我骑着单车载着一个半路劫车地 同学,在一条泥泞的小路摇摇晃晃前行。蓦然回首,那年我还在读高二。

教室楼下,大家躲着雨。我一个人望着远处的朦胧的建筑发呆。突然一个女同学叫了我一声,我低着头不敢看她。她说,她可以跟我同撑一把伞。我迟疑了一会,然后再看了看那好像永远停不了的雨。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我们在雨中漫步,肩膀偶尔会因为我们走的方向有些许的不一致而碰在了一起,于是一阵惊慌,彼此都不敢对视。那是我高中的时候,少有的几次悸动。

我曾以为我会忘记有关于青春的一切。却没想到当我真正动笔想写下过去的时候,竟是那么刻骨铭心。

天变的越来越黑,车内的冷气因开的太足,我的身体感到一阵冰凉。于是,我伸手把冷气的挡板合上,接着从我的单肩包里拿出了件毛毯披在身上。z城的灯火已经亮起,红橙黄绿,到处都是五彩缤纷的景致。街路的行人偶尔会从窗口下面抬头望了望我们,然后继续表情麻木的前行。树荫下,三三两两的情侣牵着手,漫步闲聊,像是走在自家的庭院一样自在。其实,以前我是看不惯这些的。

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已像是被逼迫出了某种内心的渴望。我知道,那是羡慕。羡慕?在我20岁之前,我曾经以为这个词永远都不会出现在我的字典里。现在想想真觉得的以前的自已有多么的清高和自傲。

同学有时候会开玩笑问我说有没有女朋友。其实我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尽管这样的问题我已被人问了很多次。)总觉得还有几年呢?还是以学业为重吧。只是没想过,我不惦记,却自有人惦记。

对方跟我是同年级的,而我却从没见过她。本想委婉拒绝,结果却给了她希望。几番肺腑之言,最后大家还是决定做朋友。只是刚开始还有联系,后来就形同陌路了。其实我自始至终都明白,因为是同所学校,所以我们才勉强算的上朋友,而除了这个,我们似乎什么都不是。

到了,到了,后门下车,后门下车司机停下了车后,往后座的人呐喊。

我提着行李走进了车站没多久,手机就响了起来。到了没有对方说。我到了我说。我这就去接你好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接我的人过来了,那个人是我哥。他左右张望,片刻后就找到我。我向他挥了挥手,他也笑嘻嘻的走了过来。我呆呆的看着他走过来,那时在想,啊,在这座城市我能依靠的也就只有他了,虽然我曾说过终有一天我会逃离他宽大的翅膀,但从现在看,我好像还没办法完全逃离。

挂号平台

网上预约挂号服务中心

名医汇

挂号网上预约